弥弥 - 第九章 俯首称臣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引号影院,精彩在线观看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邓蔻枝下楼就见到傅明鹤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,坐在他那辆风骚的超跑上,一只手搭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靠在车窗的床沿,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,饶是在这个豪车遍地的高档小区,也很难不让人注意。

    她拉着行李箱走到车旁,双手叉腰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明鹤几乎就在她出门的一瞬间就注意到她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一字肩短装,恰到好处的露出了漂亮的锁骨和一截小蛮腰;身下是一条九分牛仔裤,脚踝纤细,确实是要去郊游的休闲打扮。

    傅明鹤装作无意地将她从上到下地审视了一遍,嘴角微微勾起,但后来又觉得她露在外面的肌肤白得反光,有些碍眼了。

    刚想皱眉,注意到她的动作,只好先开门下来帮她把行李放进后备箱。

    邓蔻枝却以为他是大少爷脾气上来了,觉得这点小事都要麻烦他。

    不过她才不管呢,就是这样才有意思。

    傅明鹤先把车开到舒妤家小区,两队人马汇合后,简单打了个招呼,就一起驾车出发了。

    舒妤外婆家在隔壁市下属的一个小镇里,开车过去大概叁个小时的车程。

    长途漫漫,傅明鹤一边紧跟着前面许清远的车,一边用余光瞅了身边的人一眼,只见她捧着手机笑得不亦说乎,心想自己又不是当司机来了,于是装模作样的动了动喉结,“咳——”

    邓蔻枝正忙着和舒妤聊天,听到旁边传来的声音,不知道他又搞什么,睨他一眼,“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傅大少轻哼一声,“我是你家司机?”

    邓蔻枝头也不抬地回,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傅明鹤的嘴角刚想勾起,就听到她接着说,“你看到谁家有司机的,主人会坐在副驾驶?”

    傅明鹤忍着心中一口鲜血,咬牙切齿道:“那你说说看,一般女主人在男主人开车的时候会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邓蔻枝放下手机,极其纠结地思考了一番,“提醒他,注意...安全?”

    然后她就看到傅明鹤的脸肉眼可见地黑了起来,乐得她笑得花枝乱颤,她发誓,逗傅大少已经成为她人生一大趣事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笑够了,傅明鹤已经不想理她了。

    这下轮到邓蔻枝头疼了,傲娇少爷什么的最不好哄了,“老公,老公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傅明鹤现在仿佛老僧坐定,两耳不闻。

    于是邓蔻枝只好装作哀怨地看向窗外,嘴里嘀咕着,“哎呀,一般都是男主人哄女主人,在我家可能要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嘛,”邓蔻枝装作不经意地朝他那边看了一眼,还没和他的余光相遇就赶紧转回来,“自己的男人就得自己疼么。”

    傅明鹤还是不说话,不过脸上的阴霾早就一扫而光了。

    等到下车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别别扭扭的,不过傅明鹤虽然嘴上嫌弃她带了这么多东西,还是任劳任怨地帮她拿着最重的那个箱子。

    舒妤的外婆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们了。

    邓蔻枝跟在舒妤后面甜甜地喊了一声“外婆”,刚想提醒傅明鹤,就听到他比平时不知道正经了几百倍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“外婆您好,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外婆早就从舒妤口里听说邓蔻枝结婚的事情,老人家本来就最喜欢看成双成对的年轻人,如今一看傅明鹤长得高大帅气,两个人站在一起不知道有多般配,脸上的笑意止不住,“好好好,都来了,赶紧进去,一路上都累坏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对旁边的邵阳道,“别愣着啦,还不帮大家搬一下行李。”

    “噢,”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的邵阳缓过神来,伸手就去接邓蔻枝手里的包。

    邓蔻枝摆摆手,“不用啦,我这个一点也不重,你还是去帮舒妤把。”

    邵阳手停在半空中,顿时有点脸红。

    还好许清远这时候回过头来喊他,让他一起去车子里取带来的礼物。

    邓蔻枝见他们走远了,回过头想喊傅明鹤一起进去,却发现大少爷已经大摇大摆地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“傅明鹤,走这么快你知道房间在哪儿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他也不停,下巴抬得老高,得,大概又是哪里惹到这尊佛了。

    等邓蔻枝进了屋,发现外婆和舒妤都不在,大概已经上楼了,只有傅明鹤一个人靠在楼梯边的墙上。

    等她走到旁边的时候,他手插裤兜,轻蔑地哼了一声,“你的腿是进化了吗,这么点路还要我等。”

    邓蔻枝顺势瞥了一眼他的两条大长腿,眼里一下子闪过几幅少儿不宜的画面,嘴上却不认输,“您是腿长,可不是还得在这等我?”

    “邓蔻枝!”他语气突然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邓蔻枝被吓了一跳,不由地瞪了他一眼,“我人就在这,你有必要喊这么大声。”

    傅明鹤眯起眼睛,俯下身到她的耳边,“我告诉你,这两天你给我注意点,别让我抓住什么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把柄......?”邓蔻枝刚想反驳,忽然想起上次在舒妤家她和自己提起邵阳的事情。不是吧,刚刚他们也就说了一句话把。

    傅明鹤见她迟疑了,就觉得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,“别以为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,切,跟没见过女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邓蔻枝冷笑,“是啊,又不是谁都跟你你傅大少一样阅女无数。”说完她也不管他什么反应,直接“噔噔噔”上楼了。

    傅明鹤心里委屈,明明在说她的问题,怎么又是自己错了,但他现在敢怒不敢言,赶紧提着行李箱跟在她后面上了楼。

    万一她锁了门,把自己关在门外就遭了。这又不是在家,他傅少爷的脸还要不要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进了房间,傅明鹤迈着长腿叁两步就跟了上来,抢在她关门之前抵住了房门。

    邓蔻枝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,“后面有狗在追你?”

    傅明鹤咬牙吐出两个字,“没有!”

    等他把行李搬进来关上门后,邓蔻枝就想明白了他刚刚为什么这么做。以为自己会锁门?她真想他这二十多年来究竟是怎么长大的,“幼稚!”

    此时的傅明鹤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,谁叫他真的是这么想的呢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