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弥 - 第十章(微h) 俯首称臣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引号影院,精彩在线观看

    因为起得太早,下午大家都在房间里休息。

    晚餐是阿姨帮忙做的,都是一些家常菜。

    因为都是年轻人,外婆还特地让邵阳开了一瓶红酒给大家倒上。

    他先给邓蔻枝倒的酒,他脸上又带点特殊的红晕。

    她轻笑着道了谢,看得傅明鹤不是滋味,嘴里嘀咕着,“又不是没手,非要人家帮你倒酒。”

    大概这话被邵阳听到了,小伙子也是有脾气的,把酒瓶重重往上一搁。

    桌上的人都被这声音吸引了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事,”邵阳的声音淡淡的,“傅哥说他第一次来,也没有帮到什么,就想给大家倒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”傅明鹤猛地看向他,注意到他眼中的挑衅,但又不想在众人面前失了风度,只好先忍下这口气,“对,邵阳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邓蔻枝心想,这货又在搞什么幺蛾子?

    舒妤则是凑到耳边和自己的许教授八卦,“我怎么觉得吱吱没和我说实话,他们两个感情明明挺好啊,傅明鹤这醋吃的,都要飘到十里外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远则是宠溺地看着她,又帮她剥了一只虾,“你再这样看别的男人,我可要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她脸上一红,老老实实地吃起碗里的饭菜来。

    因为是夏天,晚饭结束后天还很亮。

    舒妤提出大家一起在果园里散散步,邓蔻枝欣然同意。许清远和傅明鹤作为陪同自然是要一起的。

    不过邓蔻枝没忘了这原本是舒妤和许清远的结婚纪念日活动,就说要和傅明鹤单独逛逛。

    她还想起来果园的尽头好像是一片人工湖,于是约定到时候在那边碰面。

    傅明鹤被她拽着手一直往前走,“走这么快做什么,女人的嘴骗人的鬼,刚刚还说要和我二人世界,现在又赶着去投胎。”

    邓蔻枝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抓着他的手,反应过来后猛地放了手。

    傅明鹤却因为这个动作,一个惯性差点往前摔,“我不就说了几句,至于要谋杀亲夫?”

    邓蔻枝还没完全消气,不想搭理他,自己按着几年前的印象往目的地走去。

    傅明鹤得不到回应,只好抹了抹鼻子,隔着不远的距离灰溜溜地跟在她后面。

    这情景,还真是有点,怎么说呢,可怜?

    而另一边,舒妤带着许清远走过她小时候最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突然她想起什么,拉起他的手二话不说跑了起来。许清远见她难得这么活泼的模样,嘴边带着宠溺的笑容,随着她闹。

    “快看!”转眼两个人跑到一块比较偏僻的小空地上,这里的几棵树都要高大许多,其中一棵伸出的坚实枝丫上还有一个秋千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儿,小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在园子里。外婆怕我太无聊,就让人在这里给我搭了一个秋千。”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舒妤的脸上浮现几分怀念的神情。

    许清远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,“外婆很宠你。”

    舒妤点点头,“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,小时候有外婆疼我。而现在——”她坐在秋千上,抱着许清远的腰,“现在我的身边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她仰起头来,眼里满是爱意。

    许清远用手刮了刮她的鼻子,一时之间很想吻她。他俯下身子,先用嘴唇碰了碰她的鼻尖,然后才是她的唇。

    许清远的吻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,温温柔柔的,舒妤感觉到他一点一点地吮吸着自己,然后慢慢地用舌头打开自己的牙关,找到自己的舌头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许清远很忙,为了这一次的出行,两个人有一段时间没有亲热了,此时此刻,两个人都产生了一丝渴望。而舒妤今天正好穿着半身长裙,恰好给了他方便。

    他的手从上衣的下摆探入,不急不慢地从下往上,带来酥酥麻麻的触感,舒妤下意识地想阻止他。

    可许清远的腿也不闲着,他轻轻松松就挤进了她的两腿中间,开始缓缓上下搓磨。

    “清远。”舒妤的双颊呈现不自然的红晕,不由自主地地夹紧了双腿。

    许清远也不好受,他的手已经握住了她的一个乳房,不大不小,恰好一手掌。担心会弄疼她,他注意着力道,轻轻地磋磨。

    舒妤只觉得他手心传来的温度正渐渐燃烧着她整个胸口。而她下面也同样溃不成军,密密麻麻的瘙痒感在私处盘旋,有可疑的液体似乎要从身体深处倾涌而出。

    这时候身下突然一凉,原来是许清远的另一只手钻进了她的裙底。

    她惊呼出声,又立马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,过了好一会儿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,“不...不行,清远,吱吱他们,啊...他们还在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可许清远的手指已经轻车熟路地抠住了她的花珠,然后顺着那一道细缝,钻进了隐藏在密林里的穴口,一时之间,像是进入了湿润的热带雨林。许清远温润的脸上闪过一丝邪魅,“阿妤,湿得好厉害。”说着用动了动手指,温热的内壁随着他的动作吸得更厉害,“怎么办,这里好像一点也不想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舒妤脸皮薄,很想反驳他,可身下的一切都让她没有立场,怎么办,她是真的很想要。

    许清远看出了她脸上的纠结,亲了亲她的脸,“傻姑娘,遵从你的内心就好。”然后他抓过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肿胀处,“乖,自己把它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尽管两个人不知道已经亲密过多少次,舒妤对这种事仍然觉得害羞,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,一方面忍不住沉沦,一方面又担心会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她缓缓拉下拉链,许清远又带着她的手将自己的欲望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舒妤不敢去看,连忙转过头。

    许清远笑了笑,看着身下的坚硬势如破竹般暴露在空气中,一颤一颤的,不想再忍耐,他一只手扶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抬起舒妤的一条腿缠在自己腰上,然后调整了一下姿势,就扶着这股欲望往渴求多时的花穴探进去。

    舒妤紧紧抓着许清远胸前的衣服,感受着身下那一团坚硬如铁的火热一点点往身体钻,慢慢地撑开她紧实的甬道,最后一个深顶,两人耻骨相撞,再也没有距离。

    许清远试着动了动,而舒妤坐在秋千上,随着他的撞击,秋千自然地下落,这让他省了很多力气,而每次又能最大程度的进入。

    舒妤有点受不住这样的深度,忍不住从喉咙处发出几声娇喘,但又怕引来人只好狠狠咬住嘴唇。

    许清远不想让她伤了自己,就把自己的食指抵在她的唇间,“乖,松开,要咬就咬我的。”

    舒妤也舍不得咬他的手指,只能轻轻喊着,只是这样是没有办法制止她嘴里不断溢出的呻吟声,到最后她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喊出声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